单双中特|葡京单双中特网
首頁 > 走進宜州 > 三姐文化 > 內容

山道滄桑,儒風習習!原來龍頭竟是這么有文化的書香之地

【字體: 打印
日期:2018-12-17 17:24:00 來源:微觀宜州工作室 供稿:邱偉華 作者: 編輯:蘭媛

    龍頭鄉是宜州市西部最邊遠的鄉,距市區90余公里。鄉域為大石山區,崇山峻嶺,群峰連綿,然而,唐代肅宗年間(756~761),在這里建置述昆州,宋嘉佑七年(1062)并入宜州,明弘治五年(1492)為永順土司六合里地,清光緒十二年(1886)司署遷駐龍頭圩。千百年來,龍頭地方尊儒服化,崇文重教,為粵西邊鄙之地極為鮮有,清代著名學者汪森于康熙四十四年(1705)整理輯成的、上始秦漢下至明末的廣西史料總集之《粵西文載》,這樣記載永順風情:“士抱經而談,民雜兵而種,亦簡佚自足之土”。 龍頭人崇儒、尚禮、重教的優良風習,代代相襲,延綿恒繼。
    
   崇儒而多士
    唐代肅宗年間,朝廷在今都安、河池、宜州三地接壤的永順、龍頭一帶設置述昆州,為唐360余州之一的七等小州,唐行政管理是,中央-州-縣-鄉-里,龍頭為鄉。宋嘉佑七年(1062)并入宜州龍水縣,更名述昆鄉。明弘治五年設永順土司,龍頭為六合里地。中國從漢武帝開始,儒學獨尊,成為官方哲學,并歷代相襲,無論州縣,無論鄉里,官員都以儒術服化地方。龍頭處邊鄙之地,民風淳樸,崇儒學儒亦必當然。宋代,宜山縣已有州學、縣學、書院、義學和私塾,龍頭地方亦有私塾,教育詩書;明一代,永順土司童生,“例取入府學,亦無定額”(《宜州市志》),龍頭的年輕人走出大山,到慶遠讀縣學、府學,以至出現“士抱經而談”的崇儒景象,道光二年(1822),永順土司龍頭圩鄧廷拔鄉試中舉。清光緒十二年,永順司署遷駐龍頭,龍頭地方更加崇敬知書識禮,更看重仁義道德,無論貧富,無論士農工商,都企求通過讀書走出大山,參加社會活動,為報效國家、振興民族效力,于是,讀書人更勤奮、更努力,地方學風極盛。
    光緒二年,龍頭街貧困學子彭獻壽參加鄉試中舉。光緒三年,25歲的彭獻壽以廣西舉子資格進京參加會試。此次大考,彭獻壽雖然落榜,但他以山里人的堅毅、倔強、吃苦、耐勞品格,毅然決定留在北京等待下科再考。在京幾年,他以教私塾、做雜事維持生活,堅持苦讀詩書,專心學業。光緒八年(1882)秋,再進考場的彭獻壽高中乙丑科進士,成為清代三百年宜山縣科舉登榜的兩名進士之一。彭獻壽中進士后被欽點湖南龍陽知縣,他勤政愛民,兩袖清風,三年任滿另任時,龍陽人民用“世有循良吏,皇天未寡情。西方今佛子,南方古書生。”詩來贊譽他的功德。
 
 
     彭獻壽登進士之清光緒一代,龍頭就有拔貢李崇培以及廩生朱鏞居、彭澤純等14人科舉成名。光緒三十四年(1908)中國廢除科舉制度,永順土司撥銀1459兩在龍頭街創辦官立高等小學堂,由彭獻壽之子廩生彭澤純任校長。民國16年,龍頭創辦女子小學,注意培養女性。民國時期,龍頭培養造就了諸如安定地方、百姓稱頌的中渡縣縣長舒海澄,出生書香世家、為人厚道、積極推進農民運動、曾任宜山縣臨時參議會副議長的莫皋甫,學業優異、報國從軍、教育桑梓、曾任宜山縣參議會議長的羅其書等一批在地方有影響的歷史人物。在中國全民族抗日戰爭時期,龍頭鄉20多名青年學子謹記“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之訓,毅然投筆從戎參加青年軍或考入其他軍事學校,奔赴抗日戰場,為中華民族的正義戰爭奉獻青春。龍頭鄉九磨村青年黃鶯在柳州航校學習即編入空軍第三大隊任飛行員,參加中國空軍戰斗序列,參加了臺兒莊、河南歸德、魯南、南昌等慘烈空戰,戰功卓著,1938年7月南昌空戰中壯烈犧牲,成為名震中華的空軍抗日英雄、抗日烈士,獲得中國國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題贈“碧血忠魂”, 國民革命軍事委員會題贈“求仁得仁”匾以及李宗仁、白崇禧、夏威等高級人物題詞敬挽。
 
    新中國成立后,進士故里的龍頭人,弘揚鄉先賢崇儒苦讀的精神,造就了一大批德識兼優的高級知識分子和地方黨政領導人物,成為國家社會主義建設的棟梁,最先走出龍頭鄉的李果河、彭濤、彭名達、余少光、董世能等十余名青年才俊,如今或為大學資深教授,或為國家部委教授級高級工程師,或為高級講師、中學高級教師;李果茂、廖信等一批有知識有理想的青年從軍報國,均已是大校、上校軍銜。國家恢復高考制度后,龍頭人崇儒苦讀的精神更加發揚光大,一批批青少年優異學業考入宜山縣一中、宜山高中、河池高中,再從這些學校考入清華、北大或其他名牌大學,更有跨出國門到美國等大學繼續深造者。恢復高考近40年來,龍頭鄉數以百計的大中專畢業生中,涌現了一批諸如祝捷、祝祥、李朝虹、羅懷陽、盧建龍等學養高深的教授、專家、學者,也成就了諸如駱宇敏、藍幸權、鐘暢姿、韋慶龍、李朝暉、韋耀璜等一批市廳級、縣處級的黨政、軍警、政法領導人物,他們成為新中國“士”的成員。
     崇儒之鄉,才人輩出。
 
 
   尚禮而育廉

    禮是代表儒家的政治主張和社會理想,講究修身做人的準則,是中國古代知識分子夢寐以求的理想境界。龍頭鄉域內,儒者蕓蕓,民知書達理,眾循禮而行,風習淳厚。
    龍頭地方居住著漢、壯、瑤、水以及仫佬、毛南、布依、苗、回、滿、侗、哈尼等民族,有彭、鄧、莫、李、鐘、廖、藍、羅、韋、駱、巫、溫、董、朱、丘、程、陳、黃、王、祝、馮、覃等數十個族姓,各民族、各族姓人民修睦親善、互敬互愛,結締聯姻、禮尚而往來。各宗姓家族,無論貧富,都深明“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道”之理,尤注重讀書識禮,培養族人善良仁義、誠信無欺、“自卑而尊人”和“別同異、明是非”的品格,以“立德立世”,延綿世代,興盛家族。
 
    進士彭獻壽少時家貧,他勤奮刻苦,致力學業,青年時期,得到彭氏家族及龍頭鄉親的捐助,帶著家族和鄉人的厚望,走出龍頭,來到府城的慶遠深造。在慶遠府,他憑著勤奮和才智,獲取參加全省考試的機會,與廣西學士爭奪會試入場卷。光緒八年,彭獻壽高中乙丑科進士,成為清代三百年宜山縣科舉登榜的兩名進士之一,為彭氏家族、龍頭鄉族贏得了尊嚴與榮譽,為宜山縣、慶遠府爭得了好名聲。彭獻壽仁心厚重,在準備鄉試期間,看到各府士子應試,都有本府賓興機構公費補助,唯獨慶遠府沒有,如是,他號召本府志同道合的人聯名呈請慶遠知府,撥公款、集捐資,開設宜山賓興典押肆。宜山賓興機構設置后,每屆鄉會試,宜山士子的試卷公車費用,都能按照規定給予。彭獻壽為開設宜山賓興典押肆盡力盡責,民國《宜山縣志》如是評價“其經使苦心毅力,不可沒也”。 彭獻壽在湖南龍陽縣知縣職上三年,堅持循禮圖治,勤政愛民,兩袖清風,任滿另調任臨武時,地方人士作詩“時雨三年化,秋風兩袖清。云霄排雁字,恰似頌賢聲”以頌其仁厚愛民、為政清廉之賢德。
 
 
     民國以前,龍頭有兩個生活習俗很能體現鄉人尚禮誠信敬親睦鄰的品格,一是放炮賠禮,一是納屯泉洗傲氣。放炮賠禮,指龍頭人在日常交往處事中,如有不慎,失言失禮,錯事虧理,失禮虧理者通過調解、自省、識錯后就買來鞭炮燃放,以示道歉,雙方和好,以禮相讓。納屯泉洗傲氣,指歷史上龍頭人外出作官者,要在龍頭出拉浪往慶遠的必經之路納屯隘腳的一穴泉水洗個澡,象征把一身土氣洗掉,然后整冠上馬奔前程;又凡在外作官的龍頭人回鄉省親,路到納屯隘下的一這穴泉,也必須在這泉洗個澡,說是洗掉官氣,然后換上家鄉常服,牽馬步行進村,遇見街坊鄰里,必須回避于路旁讓道,避免傲氣凌人,有失禮儀。另外,龍頭水族的端節習俗也十分突出敬親睦鄰的尚禮風尚:端節“初一”,人們著上新裝,挨家逐戶互相拜賀新年,品嘗新酒新飯,少年兒童們隨老人們到各家拜年領受封包和節日禮物——干魚、糖餅、果品。習俗認為,拜年獲得禮物最多的小孩最聰明能干,來年更健康幸福;接受拜年,對客人盛情款待,接受拜年的人家來拜年的人越多就越吉利、越光彩,而那些極少人和無人去拜年的人家,則被視為丟人、沒面子的事。
    新中國成立后的龍頭地方,尚禮、誠信、敬親、睦鄰之俗仍然影響和規范著人們的言行。那些在教育機關、黨政部門、廠礦企業任職的龍頭人士,更懂得注重禮儀,待人和善,彬彬有禮,處事沉穩,誠信守諾,河池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駱宇敏、河池學院教授李果河、宜州市林業局黨組書記藍忠以及許多龍頭籍的青年領導干部等,在公務交往或日常相處中,都給人留下深刻的智者印象,這當是尚禮之果。
 
   
    重教而昌文

     崇儒尚禮,其根基起于有教。宋嘉佑年間,述昆鄉即有私塾教育。明弘治五年(1492),朝廷在原述昆州地設永順長官司(武職衙門,正六品),長官鄧文茂雖為武舉人出身,亦重視文化教育,各里、哨(相當于鄉)皆有私塾學館教育子弟,明一代,永順司域呈現“士抱經而談,民雜兵而種,亦簡佚自足之土”的興盛現象。清一代,龍頭私塾較多,學風很盛。私塾分蒙館和大館兩級,蒙館以啟蒙教育為主,教認字、寫字、讀書,不作講解,教材為《三字經》、《昔時賢文》、《千家詩》、《聲律啟蒙》等;大館教以較深課程,教材有《論說文苑》、《古文觀止》、《四書五經》等。道光二年(1822),龍頭圩鄧廷拔鄉試中舉,光緒八年(1882),彭獻壽高中乙丑科進士,之后又有拔貢李崇培以及朱鏞居、彭澤純等十余名鄉后生成為慶遠府學廩生秀才。廢科舉后光緒三十四年(1908),永順土司撥銀1459兩在龍頭街創辦官立高等小學堂,由彭獻壽之子廩生彭澤純任校長,宣統二年(1910)創辦吉利私立高等小學。
 
    民國期間,龍頭教育更為地方人士重視。民國16年,龍頭創辦女子小學,成為宜山縣惟獨2所女子小學中之一所。民國21年,龍頭鄉屬13個村街都辦有國民基礎學校。民國22年調查,全鄉有學童1510人,鄉民受中等教育35人(其中女性3人)。民國33年,宜山縣西部9個鄉在龍頭創辦“宜西聯立中學”,龍頭街人羅其書任董事長,招生3個班150名學生。據《宜州市志》“教育篇”載,民國年間宜山縣最有名望的塾師有8人,其中黃任難(抗日英雄黃鶯之父)和周謙吾2人是龍頭人。新中國成立后,龍頭許多學有所成的青年走上教書育人的教師工作崗位,有任大中專教授、高級講師者,有任中學高級教師、一級教師者,更有一批在鄉鎮從事小學基礎教育直至退休的小學教師、領導者,李果河、莫限思、莫自謙、藍世球、莫自明諸君便是其中的代表人士。
 
 
    新中國成立之初的五十年代,龍頭的李果河、彭濤、彭名達、莫自謙、廖信、莫限思等一批批小學畢業生,就是不怕山高路遠,穿著草鞋,翻山越嶺,步行160余里,到宜山縣城參加初中升學考試,許多勤奮刻苦的學生都如愿以償考上了宜山縣中學。李果河先生回憶說,他那年考縣中,參加考試的學生七、八百人,他以第12名的優異成績被縣中錄取。除去“文化大革命”十年,幾十年來,龍頭鄉考入宜州一中、宜州高中、河池高中的學生幾近千人,僅近三年高考,就有十數名學子考取各類大學,其中2014年,邵家青年邵建東以河池高考狀元的資格被清華大學錄取,2015年溫家小妹溫俏睿再以宜州市第二的成績考入北京大學。我們在探討龍頭人能吃苦耐勞、肯拼命讀書的力量之源時,現任中共宜州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市社會科學聯合會主席的龍頭街人溫宜純先生動情地說道:“龍頭人有能吃苦、敢拼命、不服輸的精神,這是龍頭人特有的堅毅、倔強的品格;龍頭人很注重學習地方先賢人物,彭進士是龍頭學子永遠的榜樣,每一代的優秀人物又是下輩后生們的楷模,代代相襲。”
     良好的家風族訓,是“整齊門內,提撕子孫”(《顏氏家訓》)最好的家庭教育教材,使子孫“立君子品,做智慧人”,光耀家門;優秀的閭里傳統習俗,能培育和造就地方鄉人的高尚品格和智慧精神。千百年來,龍頭鄉人銘記先賢,不忘祖訓,讓崇儒、尚禮、重教之鄉習如和煦的春風,沐浴著這里的山山弄弄,養成著這里的一代又一代的俊才。

 
 
望妹石的傳說:上一篇
下一篇:“粵西名山”多靈山的那些傳奇故事,你...
单双中特 快3大小单双技巧 北京pk赛车20分钟一期 广东11选5全能版 ag森林舞会押法平局 银河棋牌娱乐 北京pk拾全天赛车计划 5分赛车开奖结果记录 七个肖五肖中有多少组 福建时时11选5开奖结果 如意彩票七年官方网站七年